【人物特稿】上海滩第一女辩手乔雪笛:世界杯全程最佳的成长日记

频道:辩手访谈 日期: 浏览:1220

2022年11月,华语辩论世界杯1/8决赛。面对去年的世界杯亚军&新国辩冠军墨尔本,面对被许多评委认为是“现役最强”的钟汶珊,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四辩乔雪笛不紧不慢,用知性柔和的语气开展结辩。


图片


一小时后,上海对外经贸大学6-3获胜,乔雪笛获得最佳辩手。


当场评委,同为华语辩坛知名女辩手的王彤在赛后评价道:“60分的结辩很多,因为TA们只需要做到场上梳理中规中矩就行;80分的结辩很少,因为TA得具备不错的大局观帮助队伍赢比赛;杰出的结辩凤毛鳞角,因为除了前面的要求,TA还得令人印象深刻。乔雪笛和钟汶珊都是这两年我最喜欢的结辩,完美的是,这两个恰好又都是女孩子。你听乔的陈词确实就是觉得十分舒服,她语气温婉,但抓点却又刀刀致命,不是锦上添花的金句流结辩,而是带队冲锋的中流砥柱,是能帮队伍赢比赛却又有风格的顶尖台柱。


图片


在整个2022年华语辩论世界杯系列赛中,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以优异的表现,击败马来亚大学、黑龙江大学、墨尔本大学、中山大学珠海校区等强队,获得世界杯季军。


图片


而乔雪笛以31票的绝对优势,成为本届大赛的全程最佳辩手!


或许比起更活跃的钟汶珊,乔雪笛并不那么知名,但其实华辩创始人夏惟桐早在两年前就评价说:“乔雪笛有其独特的知性风格,在上海滩近年来的女辩手中综合实力绝可排名第一。”


这两年,乔雪笛和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在各大国际国内赛事斩获佳绩:2020年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上海赛区亚军、2021年北美华语辩论联赛总冠军、2021年南莹杯国际大专辩论赛冠军暨全程最佳...直到今年,终于成为顶级国际赛事的全程最佳辩手。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这位上外贸金牌结辩乔雪笛的成长经历。


(也请大家留意文末:今年另一顶级国际赛事——华辩全程最佳辩手,同样来自上海的倪云恺为她写的特别篇《精灵女王、木马乐队与她的罗德岛》)


图片

第一章 结缘辩论


2009年,乔雪笛刚刚上初中预备班,当时的学校在筹办仅有一轮的友谊辩论赛,主管老师到处抓人,经语文老师的推荐后,把她叫到办公室,张口便是:“你是那个讲话快到停不下来的小孩吧?”听说参加辩论赛就可以免除晨跑,乔雪笛毅然选择投身这项活动。


图片


但幸福总是短暂,大约两周以后,免晨跑的福利就不再能延续了。晨跑还是要跑的,比赛也是要训练的,经过一番博弈,乔雪笛获得了新的特权:7点以前,从边门进入教学楼,以三十分钟单口相声特训取代晨跑。那一个多月,她丢了三次红领巾。但因总赶在德育老师上班前就抵达学校,而未收一次通报批评。多谢辩论,保住了她班级的流动红旗。


图片


2013年,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辩论队开始了新的征程,凭借成熟的队伍和各年级的优秀选手,在接下来的两年半,在积分榜上领跑上海各大高校,拿下了上海市四个最大赛事的三冠一亚。校队的教练于兮不会忘记曾经在马来西亚海边的梦想,带着这时期最好的选手们向各大国际赛发起了冲击,但都遗憾地止步于八强。


随着个人工作的忙碌和后续成绩的下滑,于兮也开始淡出日常的训练和赛事指导,只有在大赛时才会远程进行沟通。即使2016年乔雪笛进入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外语学院辩论队,于兮也对她一无所知。外语学院辩论队,却是乔雪笛大学辩论之旅真正起步的地方。这里有着启迪她逐步成长的学长学姐与战友们,使得她从活泼嘴碎走向内敛沉稳。


外语学院作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历史最悠久的四大学院之一,其辩论队不是知名度最高的,但却是传承上最具特色的。


一般来说,出自外院的女辩手大多温文尔雅、知性大方;而男辩手却勇猛顽强、斗志昂扬。相应的训练方式也比较硬核,比如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第十三届校队队长,作为一个腼腆的男生,曾经被外院的亲学姐要求站立在女生宿舍大门口,正视来往的女生,大声背诵金钱辩的辩词,这种心性的磨砺使得他带领上经贸大辩论队走出了最艰难的岁月。


每任出自外院的校队队长,都给队伍的发展留下了深刻的痕迹,甚至影响了上海的其他高校。外院出身的往届辩手指导多所上海高校拿下过上海市的冠军、长三角的冠军、全国赛的亚军,这背后的扎实的基本功和对辩论的自我理解无疑是在这个大烘炉里锻炼出来的。


当乔雪笛参加外语学院辩论队报名时,面试她的徐妍珺学姐非常温柔。一面出考题一面安抚她的情绪:“就用平常说话的语速来应对吧,心态足够平和,才能成为合格的辩手。”也许就是学姐的这番话,造就了乔雪笛从此后的辩论风格:从容不迫、落落大方


图片

第二章 登上舞台


有些人天生光芒万丈,但乔雪笛似乎不是这样。


虽然一加入外语学院辩论队,就给学长姐和队友,比如熊正,留下了善交际(据说是硬撑)、表达流畅(语速过快)和才女(知识储备丰富)的印象,但也不是那种万里挑一的天才辩手。


虽然高中就拿过长宁区学子辩论赛的季军,大一也拿了校内新生赛的亚军加全程最佳辩手,但依旧非常低调。


图片


虽然辩手大多张扬,乔雪笛却是一个从不表达焦虑烦躁、对外输出强烈情绪的人。这时候乔雪笛还没有走上结辩的位置,依旧是一名坐在二号位的攻辩手,大二才第一次参与外赛。


图片


中英-星墨中英杯是上海地区的一个代表性的民间赛事,由于主办方学制的关系,只限制大一大二参赛,堪称上海各高校新人的初亮相。


乔雪笛和队友们坐着地铁去市区赛场,进场前还嘻嘻哈哈,和带队的张淑婷学姐开玩笑说赢了比赛能不能去环贸商场吃香喝辣,结果进场后遭遇对手的闷棍丢盔卸甲。


天黑大半,几个人失魂落魄从赛场里飘出来,迎面就撞上真的给他们带了吃的学姐。


乔雪笛:“学姐对不住啊打得太糟糕了。”


学姐:“快快快,这是石窑面包,好吃的。快大家都分一分!”


乔雪笛:“谢谢学姐,对不起,刚刚我对辩时…”


学姐:“你们都没吃饭吧?先吃点垫垫肚子。对对对,吐司好吃,先吃这个,诶面包太重了,我放这儿了哦,你拿得到吗?”


乔雪笛脱口而出:“谢谢你,妈妈!”


上经贸大辩论队的“妈祖文化”这年还没兴起,三年后才会成型,但这里很可能就是开始。


小组赛磕磕绊绊出线后,乔雪笛和队友们渐入佳境,创造了星墨杯的历史,拿下了季军,填补了上经贸大在这一赛事的空白。


图片


乔雪笛后来说,当时觉得面包不好吃,吐司咽得慌,但是分面包吃的张淑婷学姐很温柔,来复盘的洪泽天学长也很温柔。


大家挤在赛区对面的便利店,一边吃茶叶蛋一边复盘的场景更加倍有趣。


如果说起辩论,就只有竞技、输赢、数据和分数,就太过无聊,大家毕竟是因为打辩论开心,才会聚在一起组成队伍的嘛。


上经贸大校辩论队是个让人开心的地方。于是,2019年,她接手了这个让她觉得开心的地方,成为了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校辩论队第十六届队长。


但有趣的是,直到她大四卸任队长,只剩半年本科毕业之时,她却没打过几场外赛。如果没有留在本校读研,没有遇到后来的那个男人,也许很多故事就将改写,于是迎来了2019年的夏天。


图片

第三章 天降猛男


有些人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但绝不会是陈思汗。


图片


作为本科时期就拿下过华语辩论锦标赛上海赛区亚军及全程最佳辩手、捭阖全国辩论挑战赛上海赛区亚军,以及多个上海市冠军的他,外形俊朗,个性鲜明,是颇具个人魅力的上海一流选手,当他2019年成功考入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的法学院,成为硕士研究生后,注定会给上经贸大辩论带来重大的利好。


而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校团委与法学院团委两大主要的管理部门在这几年,也加大了对于本校辩论的综合支持,在审批、经费、场地和宣传上都大开方便之门,意味着天时地利汇聚于此,静待英雄人物的出现,来书写一份华丽的篇章。


在陈思汗正式就读上经贸大还有整整一个暑假的时间,校队队长乔雪笛就已迫不及待地邀请他参评新生杯决赛。


每位评委的桌上都留有一张精心折叠好的便利贴,便贴上是乔雪笛一笔一划写下的独属于每位评委的感激与祝福。当看完便贴的那一刻,陈思汗感到暖心的同时也不免感慨选对了学校,但那时的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位低调、温柔又细腻的姑娘将会成为他最可靠的战友,开创一段属于他们的辩论奇妙旅程。而刚刚加入上经贸大的陈思汗,在2019年的几个月里,也没有慌忙地投入各大赛事,而是观察和融入着新的集体。


已经不问校队事务多年的教练于兮,听说陈思汗考入了上经贸大,又把目光投回了队内,时隔多年再次回到母校,第一次见到乔雪笛这位校队队长,由于陌生,他甚至将乔雪笛认成了其他人。


作为老学长,于兮惊叹于乔雪笛远超同龄人的成熟与淡定,丝毫没有任何的紧张,有着条理清晰的认知和表达。但即使如此,这时候于兮的目光还是聚焦在陈思汗的身上,期待他能给上经贸大带来积极的变化。


而随着乔雪笛交接队长给下一任,自己也开始备战考研,更是较少参与对外赛事,低调的她再次淡出大家的视线。不过乔雪笛与陈思汗一直在交流和磨合着,为他们未来成为黄金搭档做好了前期的准备。


在乔雪笛的眼里,陈思汗是一个赤诚至极的人,或者如于兮所言,陈思汗就是一个执着但情商有待提高的人。来到上经贸大校辩论队后,陈思汗指导学弟妹、带队打比赛、自费找场地、请假陪模辩、辞职打比赛……可谓尽心尽力。但同时,因为带队作风简单粗暴,与人相处的爱憎情绪也过于强烈,自然与新的队友产生过不少矛盾,甚至吓哭过学妹,这也是被乔雪笛记在小本子上的。


陈思汗与人相处时而不太过脑子,但对待辩论确实用心。带队的过程中,对于每个问题、每个回答,都愿意用最笨的方式一个个地复盘出来。且认认真真指出问题,一层一层细致地讲给学弟妹们。相对的,打得好了也夸,线下实体赛时代会边听队友说边颔首抚掌微笑;线上网辩的时候就在聊天框里打一个大大的“好!”。如果再好一点,那就不打好了,打“牛逼”,不带标点的那种。


乔雪笛也总结出一个定理:当她在结辩,而已完成全部环节的三辩陈思汗未在聊天框打“牛逼”时,他必然在另一个聊天框里骂乔雪笛。这被乔雪笛称之为:“严母定理,又称你妈骂你二元对立定理。”


图片


你没看错,因为陈思汗的到来,乔雪笛终于转行做了结辩,而且对陈思汗开启了“谢谢你,好妈妈”。


随着时间走到2020年,妈祖文化终于势不可挡。


图片

第四章 征战四方


图片

2020年


2020年初,第十届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上海赛区选拔赛开打。由于决定着国际赛的入场券,该选拔赛是上海各高校主力尽出的年度最内卷的赛事,陈思汗就是在第七届选拔赛中扬名沪上的。


乔雪笛转型四辩,与陈思汗第一次搭档参与大赛。彼时的乔雪笛由于转型的缘故,作为结辩的技战术表现还略显别扭,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磕磕绊绊,但她检索、整理与分析资料的能力已然让队伍的核心陈思汗感到不可思议。


由于这次赛事的重要性,许久不出现的,上经贸大历史上国际赛最佳成绩的洪泽天也在指点过乔雪笛大二后,再度出山指导,使得四辩的传承开始建立。


而几乎每场比赛,乔雪笛都能以一己之力完成所有论证素材的汇总,加之其外语专业的优势,对英文文献的查阅更是得心应手,教练组给出的思路总能第一时间转化为最适合的论据,她凭实力让自己活生生成为了全队的行走资料包。


也正是得益于乔雪笛对资料摄入的充沛以及那丰富的知识底蕴,陈乔两人逐渐形成了一攻一守的协同配合。


图片


让包括陈思汗在内的队友感到惊叹的是:乔雪笛的每一次防守都能恰如其分的贯彻立论并把握要点,作为一个新晋四辩的成长也肉眼可见。陈思汗也十分庆幸在这里找到了默契的好搭档。


好搭档不代表没有争执,没有分歧,尤其在自由辩论的发言上,自然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2020年的疫情,使得绝大多数比赛转为了线上的模式,谁来发言就需要抢麦,要有规则来进行约束,最终达成默契:自由辩开麦打1,不说话请打2,不过,两个人都建议对方2一下。


刚开始的时候,陈思汗总是说,这把我俩121212节奏不要乱,留个窗口看我打字哦。结果窗口最后都是1112111121111。1是他打的,2也是他打的,后面的1,则他是刚打完2,听到对方辩友的问题又发现这个应该一波快攻打死,赶紧多扣几个1杀在当场,于是留下了乔雪笛的一声叹息。


不过最近的传闻干这事儿的变成乔雪笛了,1112111121111全是她打的……


规则并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 ,两人从未达成共识:即当大家都打了1,谁来讲?


刚开始,出于不大熟悉的队友皆有的礼貌,彼此之间还保存一点轮流的谦让。但随着插科打诨的次数变多,虚假的“思汗学长/雪笛”变成了不可名状的代号,和平谦让就变成了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


唯一的方法只有多打1了,从1变成111,再变成1111、我来111,字少事大。


在网辩时代,合格的辩手最好能在看见整排数字的第一秒判断出这是几位数来,从而公允地判定本轮发言机会究竟落到谁家。


随着陈思汗乔雪笛两个人配合默契,一路杀入决赛,最终一票惜败于倪云恺带领的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不过乔雪笛与倪云恺两名一流的结辩惺惺相惜,都给予了对方极高的评价。


后来两大顶级华语辩论国际赛事的全程最佳,迈向远方就源于这次选拔赛。


自此,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九万里,他们的光彩开始在更高的舞台绽放。


2020年的下半年,陈思汗又拿下了上海市大学生法治辩论赛这一官方大赛的极具含金量的亚军及全程最佳,和他并肩作战的校队队长杨子墨将成为未来的队伍中坚。


陈思汗作为网辩队大漠孤烟的一员也拿下了首届“岭南杯”国际华语辩论锦标赛的冠军。而乔雪笛在这一年里未出战更多的赛事,即使后来加入了大漠孤烟也一样。


在跟随陈思汗这一队伍核心,不断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结辩之后,本以为他们的国际赛将以世锦赛作为开始,结果第十届世锦赛推迟到了两年后,而2021年,他们将迎来这个组合的巅峰时代。


图片

2021年


时间来到了2021年的3月,受益于世锦赛选拔赛的成绩,上经贸大受邀来到了北美国际华语辩论联赛的赛场,这是一个来自全球六十四所高校参与的大型赛事。


陈思汗与乔雪笛、杨子墨的“陈乔恩”组合终于成型,加上来自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的知名辩手刘琛祺作为外援,一路过关斩将呈现出不可阻挡的气势。


此时的乔雪笛已远超一年前在赛场上的“保守”与“矜持”,进化出了更为尖锐的“剑术”,练就了更加绚烂的“舞姿”。


图片


每场比赛她都更加游刃有余,甚至开始主导全局,以至于很多次陈思汗都觉得——这场最佳就该是她了!但也许是火候还没到家,也许是刘琛祺和陈思汗更成熟的表达瓜分了单场最佳,那时的雪笛总是离最佳一步之遥。


由于向来低调的作风,甚至当他们击败北京师范大学和马来亚大学进入半决赛后,后知后觉的教练组才知道他们已经走到了关键的十字路口。于是教练于兮开始和他们讨论最后两个辩题,开始布置相应的战术设计。


当顺利进入决赛后,意想不到的新情况发生了,来自北美组织者的时间安排击中了乔雪笛的软肋——按时睡觉、雷打不动!


正如乔雪笛本科四年的好队友熊正回忆:讨论超过十点,惊人的发现了雪笛双眼迷茫、脑袋停摆的样子,完全迥异于平时的稳重与智慧。


图片


虽然曾经有徐妍珺学姐的奶茶让她实现过通宵的超载运转,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十点睡觉是乔雪笛生物钟的铁律,这非常张新杰的行为也与她加入大漠孤烟队暗合,堪称全职粉能会心一笑的老梗。


而北美联赛由于海外队伍较多,时间安排随机,赛事大多要在十点之后才能全部完成,极大地考验着乔雪笛的精神与神经。


但是她依旧没有说太多,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挺了过来,于是第一个国际赛冠军被他们拿下了。


这堪称是梦游的状态下,拿到了属于乔雪笛与陈思汗的第一座有分量的冠军奖杯,但这一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为了拿到2022年华语辩论世界杯总决赛的门票,从上海地区赛第四轮开始,陈乔恩组合也杀入战场,打起了长达6个月的持久战。


在出战的6场比赛里,除了一个单场最佳旁落外,剩余五场,乔雪笛拿下了四场。也让陈思汗从一人带全队真正的走向了上经贸大的双核时代


图片


而在世界杯地区赛的最后一轮,乔雪笛击败了复旦大学并拿下当场最佳后,不仅拿下了世界杯的入场券,也拿下了华语辩论世界杯上海赛区的冠军。


这意味着2022年,又多了一个国际A级赛事再向她招手。而在这6个月的时间里,上经贸大辩论队也参与了第十届亚太大专华语辩论赛,陈思汗拿下了两场最佳辩手,最终止步12强。但乔雪笛的故事还有着更璀璨的一笔,就在2021年的年底。


2021年的暑假,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校辩论队收到南萤杯国际大专华语辩论赛的邀请,作为一个举办到第六年的老牌比赛,能在下半年参与无疑是一件幸事。


教练于兮听说后,鬼使神差有一种感觉:似乎能再拿一个冠军。也许是来自“南”萤与“北”美字面的对称,也许是来自主办方位于马来西亚的曾经情结,但无论如何,这种不科学念头不适合对他人道来。包括陈乔恩组合在内的核心队员纳入名单,认真备赛便是。


南萤杯是主打哲理辩的赛事,题目本身都具有一定的典故和思辨性,无论是“人像机器/机器像人一样思考更可怕”,“还是郑伯克段于鄢,值不值得学习”这样题目本身的挖掘就颇费心力,更重要的是,从小组赛,到12强,都是循环赛,意味着要连续打同题正反各两次才能杀入半决赛。


这无疑是备赛时最大的煎熬,如何选择合理的角度、查找适当的论据、进行相应的划分、开展有效的攻防,都考验着教练组与参赛队员们。


但十分难得是,无论是杨子墨、王晨燕两任新队长所代表的队员都全情投入,热火朝天的氛围里,乔雪笛与陈思汗两名核心主力却愈发沉稳,用自己的理解配合着教练组的思路来串联每个题目。


接下来最有趣的故事,就是火力全开的他们,不自觉地开始了以南萤杯为舞台的二人对决。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首战对阵中国石油大学,乔雪笛拿下当场最佳辩手;次战对阵中国劳动关系学院,陈思汗摘得最佳辩手桂冠;12强循环赛,对阵哈尔滨工程大学,乔雪笛梅开二度;接下来迎战西交利物浦大学,陈思汗又扳回一城。


循环赛四场全胜,两人平分了最佳辩手,堪称一时瑜亮。


直到半决赛对阵厦门大学,陈思汗帽子戏法拿下第三场最佳辩手后,两人的对决终于来到了决赛。貌似轻松的一路取胜,背后也有着极大的压力。


无论是备赛比赛冲击着乔雪笛的规律作息,还是循环赛正反的演绎挑战,即使稳健如雪笛,也难免在场上有口误和差错,但他用扎实的准备和不断调整的心态淡定去面对。12强赛时结辩的口误被评委所调笑,乔雪笛得知后表示坚决改正、下不为例。


半决赛对面随口提了一个较为生僻的历史书目做旁证,乔雪笛脱口而出指出对面引用错误。日常积累与两年来的吸收终于让她成长为璀璨闪耀的模样。


决赛对阵新南威尔士大学,这是来自澳洲的成熟而强劲的对手,一路击败强敌来到决赛,还将在几个月后杀入第十届世锦赛的决赛。


面对这样的对手,讨论“人是不是万物的尺度”。在陈思汗全部发言完毕闭麦的那一刻,他有了一丝窃喜,认为决赛最佳应该有七成把握。


但当乔雪笛的结辩开启,她用那充满柔性的声线、极富节奏感的叙事,完成了一篇平静而拨动心弦的总结时,陈思汗突然感觉到:她赢了!当然,也是他们赢了。


乔雪笛拿下了决赛的最佳辩手,以场数基础上的票数第一,拿下了南萤杯的全程最佳辩手,也成为了上海高校历史上第一位国际赛冠军加全程最佳的女辩手。


图片

2022


2022年,由于研二学业的压力,乔雪笛仅参与有限的国际大赛。


1-2月,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与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携手参与第十届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乔雪笛拿下了自己的第四个国际赛单场最佳,倪云恺获得了全程最佳辩手。


图片


9-10月,第十五届华夏杯国际华语辩论锦标赛乔雪笛出赛两场,拿下了两场国际赛单场最佳。似乎这一年,激情与幸运已经不眷顾陈乔恩组合,但终于在11月,迎来了华语辩论世界杯的正赛。


小组赛与马来亚大学、黑龙江大学探讨让生活“变快”还是“变慢”更可取,乔雪笛讲述了青年的心态和城市的产业;复赛对阵2021年国际华语辩论邀请赛冠军的墨尔本大学,乔雪笛侃侃而谈爱是克制;1/4决赛迎战中山大学珠海分校,乔雪笛演绎着“中华文化浪漫在于简”,更是体现了她专业的自身优势。


当来到半决赛时,她已经拿下了四场最佳辩手,以场次和票数一骑绝尘领跑最佳辩手榜。虽然故事的最后只是止步四强,但全程最佳毫无悬念的被她斩获。


图片


这也使得她成为了上海高校历史上唯一获得过两大国际赛事最佳辩手的选手,这一殊荣被她独享。


她不仅是当代上海辩手的卓越代表,更象征着女辩手越来越位于赛场的中央,成为了包括辩坛在内的更多舞台的主角。


图片

第五章 平凡而不凡


乔雪笛,她是备赛中的资料达人,是赛场上的女武神,是队伍中的“乔妈妈”,是大家心中的“精灵女王”。


她用毫不费力的方式处理着队伍的繁琐冗杂,用排除万难的隐忍对抗着生物钟的血脉重压,用优雅、淡然而又坚定的脚步与战友们翻越一座座山,跨过一条条河,去感知那思考的边界,去窥探那山巅的风景。


她自己在赛场上说过:“中国的哲学底色是自由,是五千年沉淀厚积薄发交由给你我的自由。”


她用自由而踏实的脚步,去践行她曾经最单纯的追逐。毕竟,他希望身边的伙伴们,都如她曾经在冬日里被学姐投喂面包的她,被学姐温和教导去平和表达的她那样,收获微小而隽永的快乐。


当然也会有不同,毕竟大家现在都学会喊妈了。如今上经贸大校队的特色是:妈,妈祖文化,听取妈声一片。


乔雪笛说自己是一个普通的辩手,最喜欢在赛后结果未出时说出“我的锅”,活泼而低调是她不曾改变,与母校内涵高度一致的底色。


她用时间来实现成长与蜕变,但内在的自我始终未变。


陈思汗一直记得她曾经的结辩“如果把138亿年的宇宙历史当作一个宇宙纪年来算,人类在这其中占到的时光只有短短一个下午,我们不希望这么多的发明创造在多年以后成为地上的碎骨而没人知道,我们希望成为一座诺亚方舟,带着意识永存技术点亮人类的星海。”


恐怕,有不少身边的人被她这样点亮着。正如她的好友所言:也许,这个女生的故事可以成为每一个女辩手信念的基石,她用六年完成了这样一种叙事。


哪怕你需要穿过无尽深海的危险航域,忍耐荆棘丛生的沼泽滩涂,经历路远马亡的漫漫征途,迎向死神永生的黑暗森林,只要你始终看着你内心的不灭光芒,它终将指引你走向最后的终点。


她的辩手之路还未结束,还将微笑的走下去。希望你和她一样,成为自由而快乐的自己。


图片


特别篇:《精灵女王、木马乐队与她的罗德岛》

——「旧城之王,不陷哀伤。」


作者:第十届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全程最佳辩手

 倪云恺(上海视觉艺术学院)


图片


2021年10月30日,华语辩论世界杯上海赛区的最后一轮,乔雪笛面对着腾讯会议的镜头,身后的虚拟背景自然空无一人。


在线上辩论时代,会议室里爆满的观众没能发出任何一点声响。


在寂静的氛围之下,乔雪笛的眼前唯有世界杯计时器跃动的数字,耳边绝无可能传来这首木马乐队的《旧城之王》,她并不知道在三分三十秒后她将问鼎上海赛区,让外贸以此得到那张走向世界杯总决赛的门票,使得那年赛区主席的我在朋友圈献上“精灵女王”的称号。


实际上,我确实没见过雪笛哀伤,她只是带着那年以练新人为主的外贸在上海赛区一路高奏凯歌,终于在最关键的一战来到了强敌复旦大学面前。


上一次外贸在黄联面对复旦,是在2020年以一票之差饮恨,也随之在那年的上海赛区输天半子。


不过这一次,精灵女王会出手。


我第一次见雪笛还是在久远的实体赛时代,我带着队伍和外贸模赛。彼时的乔雪笛刚刚接任,温和的神态中还藏着一丝社恐,实话实说,和外贸先前我所见到的各路神鬼莫测的队长相较而言,显得平平无奇。


——在她开口之前,我是这么以为的。


事实证明,像很多很多上海的天才选手一样,精确的表达、抓点的感知、节奏的运用,这些都是有天赋可言的。


有些人入行就会,有些人毕业了才刚刚起步,而有些时候这些玩意还会排列组合,打散了、摇匀了再一起来一遍。


显然,乔雪笛,就是那个被摇匀的女生。


当时的雪笛还是一个攻辩,论学识,她自然在我这样品学皆劣的艺术生之上;论抓点,外贸看家的精准搏杀她样样不落;论节奏,她居然还优雅的像个精灵。


说句可能得罪人的话,在那时的上海辩圈,女辩手所面对最大的刻板印象便是刻板印象本身。


你要么选择投入战场的厮杀,化身为一条凶狠的斗犬,用磨牙吮血的方式撕咬;要么选择坐在四辩,接受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梳理战场任务,成为又一个“六分结辩”。


不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女辩手出现意味着什么。我下场悄悄和我的学妹说,外贸可能,放出了一个可怕的东西。


当然,历史上所有女王登基的故事都不会一帆风顺。


实际上雪笛在此后的旅途中不能称得上顺利。她在攻辩的位置上也陷入了反思与瓶颈,虽然在各大赛事出境日渐加强,但离最终赢家却始终差了口气。


实话不好听,在辩圈往往队长的责任也会成为个人水平的阻力。


彼时外贸处于换血起,老一代学长姐逐渐远去,新生代尚在襁褓。那一年,更多是携着上海世锦赛亚军之威空降外贸的思汗承担了战斗核心的重担,雪笛则把大量精力投入到了队伍零零碎碎的建设与运营之中。


乔雪笛不相信慈不掌兵,因为母爱就在她的手中——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认识的每一个外贸小孩无论男女,提到雪笛都是用“妈妈”两个字代称,也不知道精灵族为什么这么能生,而且在未来我不无诧异的发现,这成为了外贸后来队长们的传统,不得不说是对父权社会的结构性反抗。


我当时并没有感叹雪笛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相反,这件事影响极为恶劣,因为这和隔壁视觉我被叫爹的形象成为了鲜明对比,乃至我有一天无意中发现有队员在窃窃私语,密谋转学投奔乔雪笛母爱的怀抱。当然,她们因此被我罚了三篇复盘。


后来我们组了个网辩队伍叫死亡诗社,不小心拿过几个小冠军,我和雪笛也以此逐渐熟络。


雪笛没有说起过作为队长和个人成长之间如何平衡,我也从来没有问,因为作为另一个队长,我从来清楚的知道答案——这件事她除了付出超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程度,根本不存在解决的捷径。


图片


而真正的转机出现在有一天,我点进了一次外贸的比赛,在反方四辩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兔狲头像。


女王礼成。


我也从来没有料到,我和雪笛第一次正式的交手,舞台便是2020年世锦赛上海赛区的决赛。


“雪中汉刀”的组合一路过关斩将,即将本科毕业的我也带着视觉所有精锐进行最后一搏。


我们两只队伍几乎都在决赛前战不旋踵的魔鬼赛程中熬干了最后一口精气,却在这个上海至高舞台上宿命一样遇到了最熟悉的对手。


在赛前,所有的炒作都围绕着我和思汗所谓的沉溺对决,但其实我们全队都知道,对手不仅是思汗而已。


那年的结局,虽然我们依靠后结辩的优势侥幸胜出一票,但所有人都记住了此前并不常出现在聚光灯中央的那个外贸女生。


是的,当她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思汗那样的攻辩的时候,她在结辩解锁成了真正的乔雪笛


后来的故事,就是大家所熟知的一切了,我不需要用复杂的文字再来赘述。


——2020年上海赛区世锦赛,乔雪笛转型四辩的第一年跟随陈思汗夺得世锦赛上海亚军,进军总决赛。


——2021年上海赛区世界杯,乔雪笛带领外贸在末轮9-0双杀复旦,以冠军进军世界杯。


——2022年南萤杯国际华语辩论赛,陈思汗与乔雪笛的双核阵容再次出击,以全胜战绩夺冠,雪中汉刀并列三场最佳,雪笛以决赛佳辩优势摘取全程。


——2022年华语辩论世界杯,雪中汉刀的组合达到巅峰,一路上击败了包括钟汶珊的墨尔本大学在内的各路强敌,摘取季军,乔雪笛终获世界杯全程。


在下笔之前,我始终不知道如何描述好她的故事,但在打完第一句话后我发现,雪笛的故事就是我对于我们这一代选手们成长历程的漫长追忆。


六年的时间很长,长到让我们足以和雪笛一起成长,终于明白世上所有的因果无非求仁得仁,每一个故事的开篇就隐喻了结尾。


在这个越来越重视交锋和短打的时代,乔雪笛始终遵循着自己心中的那片旧城,以学识的积累作为内功根基,把扎实的备赛作为头号准则,而精灵每一次在战场上的舞动,都诞生自默如深海的长夜修炼。


《伊索寓言》里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运动员懦弱胆怯,在远游了一段时间后回到故乡,开始到处吹嘘说我在罗德岛跳的很远很远,就是可惜啊,没人帮我作证。后来看客冷冷地告诉他:“朋友,如果这是真的,你不需要任何人帮你作证。这里就是罗德岛,你跳吧。"。


在乔雪笛身上,这件事非常清晰:白云苍狗,沧海一粟,人间一切总是在变迁,此时此地就是你的全世界。不用申明志向,不用展示决绝,不用言之凿凿,也不用在一个确定的、拥有无数前提的背景下你才能做到你想做的一切,要跳你便跳。


也许,这个女生的故事可以成为每一个女辩手信念的基石,她用六年完成了这样一种叙事。


哪怕你需要穿过无尽深海的危险航域,忍耐荆棘丛生的沼泽滩涂,经历路远马亡的漫漫征途,迎向死神永生的黑暗森林,只要你始终看着你内心的不灭光芒,它终将指引你走向最后的终点。


这就是你的罗德岛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