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稿】【华辩专访】谢宇--脸盲辩手的奇妙爱情缘分

频道:辩手访谈 日期: 浏览:6946

嘉宾介绍:谢宇老师


图片


天津大学辩论队教练

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冠军暨全程最佳辩手

华语辩论世界杯冠军

第二届教育部全国学生“学宪法讲宪法”大赛

冠军指导老师


华辩12载,我们一起见证了谢宇博士先后以辩手、教练、评委的身份参与其中,并多次带领天津大学辩论队获得优异的成绩。


今天华辩组委会很荣幸邀请到了谢宇老师参加访谈,一起分享对华辩改革、辩论发展趋势、辩论队培养与传承等话题的看法。此外还有彩蛋,谢宇博士在访谈中介绍了自己因为辩论得到爱情并走向婚姻殿堂的经历哦~



Q1

1、辩论的“技术化”

问:近年不少辩手忧心忡忡地表示,当前辩论太过“技术化”,缺失了内容的深刻,我注意到知乎针对贵队也有类似的讨论。对于这一点学长怎么认为呢?

谢宇:其实我并没有觉得辩论发展“技术化”,这主要和具体的比赛环境有关系,几个大型赛事比如在华辩这样规格的比赛,大家还是更偏向于内容和思考的。

辩论它一方面是内容上的深刻,注重思辩能力;而另一方面就是表达。同样内容,说的更好,才能去说服别人。如果是这种技术的发展,我觉得对辩论推广是有帮助的,更好的表达、更好的包装也是辩手应该认真去训练的。

好的技术是一种针对内容的包装。比如同样打“人多好办事”,新手就会处理得很直接,说人多了力量大了就更容易成功,于是评委就会觉得这么深刻的问题,你怎么打得这么浅薄,便就不快乐了。而有经验队伍,会讨论结构性变革,讨论人力资源聚集理论,看起来很高大上,但其实内核差不多,可接受度却会高很多。

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辩论有很高的即时性。很多被引用来和现在作对比的古早辩论大神,他们的视频你看第一遍就觉得“哇,这太厉害了!”但是回过头来看文字稿逐字分析时就会觉得:“诶,怎么有一些地方好像也不是那么合理?”

很多的比赛,你在现场看和线上看不一样,当时听和回头想也不一样。在现场,他通过技术运作能很好的让评委、观众带入到他的情境中,在那一刻就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回过味来,就会发现其内核还是熟悉的。但是那个时候比赛已经过去了,胜负已经投出来了。

另一类,就是烂技术或者奇怪的技术,比如啥都没干就突然冒出来的“我方收割了”。这类技术对比赛结果的影响....我觉得这很看评委,如果说评委本身也是知名的辩手,人生经历、社会阅历等也很丰富,比如说景老师。所谓的烂的技术如果被他逮到了,他会说:你好烂,你在这给我干什么呢?你在我家那倒垃圾呢?

FUTURE

图片

■ 

但是刚刚开始接触辩论的新手,如果初期参加一些不靠谱的比赛,又遇到过一些不靠谱的评委,或者他在学习辩论过程中学了很多所谓很流氓的技术。那这些构成了他的辩论体系、辩论经验,他沿着这个路,去打比赛去评比赛。自然会认可同样的内容,就形成了一种循环,也就造成了你刚才提到的“技术化”,这种现象自然是不好的,尤其对新手不好。这也没办法的,你就像打篮球踢足球,你在五大联赛肯定相对环境好一些,你去野球场肯定会遇到奇怪的事。

根据我的接触,越是大型的比赛比如华辩等,辩论技术的运用越接近我说的第一种;但许多良莠不齐的比赛,或许第二种技术会比较流行,需要引起一定的戒备。

Q2

2、华辩改革

问:今年华辩的采用了全新的评判表,作为评委,谢宇老师您的使用感受是怎么样的呢?

图片


谢宇:第一次见到华辩这张表儿,应该是在附加赛资格赛受邀参评的时候。拿到这个表第一时间我就觉得:嗯?它有7项,岂不是让我在每一项都要分出胜负?直觉上有些时候真的是大家都差不多呀,这是不是有一些不合理?

但是后来参评了后续的比赛,包括到总决赛的这个赛段表格又有了进化,我就感觉到了这些项目其中的差别了。一方面,这需要评委认真研究,主办方当时在评委群也多次开展过讲解。另一方面,我深刻记得今年总决赛阶段的时候,很多评委都提到礼仪之类的东西在这些年逐渐被辩手们荒废了,但这个表有专门的项目去规范仪态,主办方也有赛前的声明和培训,这是一种很明确积极的态度。

在今年担任评委的过程中,我确实深刻的感觉到评判表对参赛队的行为是有影响的。因为区别于传统的打分制评分表或者环节评分表,华辩每一个单项里面,评委都不能打平分。比较胶着的局势,评委必须按照这个来给自己一个细分的条目。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的辅助评委的工具,评委们是在华辩组委会的既定理念下基于自己的自由裁量权开展投票。而对于参赛队来讲的话,他们也不至于无头苍蝇一样乱准备,有了这张表至少会知道判准的大方向,是给他们的一个提醒。对于辩手素质的提升和成长,我觉得这次改革有很明显的正向促进作用。

Q3

3、从梦想到责任最后归于平淡

辩论常青树持久秘诀

问:谢宇老师一直被认为是“辩坛常青树”,我注意到很多选手会选择在巅峰时期退役,但学长您荣誉等身后依旧在征战,即便后面不再一帆风顺也热情不改,是什么支撑着学长走下去的呢?

谢宇:因为我已经退役了,学妹你这个问题听起来仿佛是很多辩手打到很巅峰的时候退役了。然后谢宇你呢,你是打菜了然后你退役了(笑)。

图片

有很多人觉得打那么多年。好了不起,是不是有什么很深刻的理由?

我和大家差不多的年纪时,确实是有一些梦想的。谁年轻时候心里面没有一个称霸全国的梦呢?那个时候就觉得代表天大站在这个最高的领奖台上,感觉很酷。后来慢慢的这个东西就有了很多复杂的原因,你自己当了学长姐之后有责任,传帮带的义务。从当时的环境来讲,会觉得有一个经验比较丰富的高年级在,处理一些事务会很有帮助,还能争取更多的资源。毕竟很多队伍每次换届后都是从零开始,这就很难对别的队伍实现超越。再到后来,这就进入了我生活的日常。

图片

我觉得可能很多人到了后面就会有这样的困扰,就是为我怎么才能坚持下去,他需要一个动力去坚持。可是你想,除了学习以外的课余时间,我总要做点事吧。然后就觉得一切都很顺理成章了,那我有时间了就做,没时间也不做,其实很多人会觉得这个学长打了这么多年啊,但是仔细看的话,我整个的辩论有的时候打的比较密集,有的时候其实打的非常的少,我很佛系,也很随缘。




Q4

4、“中年人”的特别对待

问:后期评委看到学长你就会提高要求。你在访谈里说自己是“中年人”,这是否是一种无奈的自嘲呢?

谢宇:首先我要说,“中年人”是一个客观事实,不是我的自嘲(笑)。

评委的话,我确实能在很多的场合里感受到评委的比较高的要求。这些评委都是认识我的,有很多的私下也是朋友,他们比赛的时候确实对我有更高的期待。虽然我自己作为选手的时候,又不希望有这样的要求。这个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吃亏的嘛,但那有什么办法嘛。

另一方面,对你有要求也是喜欢你的体现。人就是这样,谁不希望自己觉得美好的事物能够持续的输出美好,不希望他走向平庸。这本身也是一个有一定合理性的要求,只不过说从比赛胜负的角度来讲,确实是为我胜利增加了额外的难度。

图片

■ 

有些时候吧,你打比赛,你除了内容难免也要用一些技术性的内容,但是假如评委他看到是你年级比较高呀,他就会觉得,你在玩弄技术,而不是在使用技术。比如说你打的对手,年级相对比较低。他比较弱,那就无所谓,你靠内容也能赢,你靠技术也能赢。但如果你打的对手是那种跟你比年级确实比较低,但其实也是技术熟练的老辩手。这种情况,如果说有评委带入了一个对你要求更加严格的视角。无论他有意识的还是无意的,比赛就会非常难打。对方可能会躺下打比赛,但我没办法,于是就变得很容易输比赛。

图片

我最终想到解决办法就是那我不打了。当然这不是全部的原因,但是我觉得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不打了,既不用承担那种输比赛很不爽的感觉,也不用陷入于那种困境和纠结。说实话,评比赛比打比赛感觉要轻松很多,虽然可能没有打比赛那种很爽的感觉。但是至少很很轻松,不必承受那么多的纠结。

而且我发现了一种新的形式——即时解说比赛,这非常的快乐。今年的华辩我经过授权全程即时解说,真的有很多额外的快乐。

图片


问:输比赛难过会在你心里一直持续吗?

谢宇:输比赛的感觉和分手是一样的。

你刚分手的时候肯定觉得,各种难过,天塌地陷,哪怕是你自己提的分手。输了比赛,你就觉得很不爽。刚输那天你可能睡的并不是很好。可能过一段时间,这个感觉就不是那种铺天盖地的伤感,而就是很有一些遗憾,我当时如果这么讲就好了。再若干时间之后,它会慢慢的稀释,变成一件你偶尔想起来还会有一点在意的事情。但是并不会那么让你牵肠挂肚。

Q5

5.辩论带来的缘分——脸盲+社交懒惰的奇妙爱情缘分

问:贵队的何有恒老师曾经说过,辩论对他的惊喜就是在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认识了他现在的夫人——当时的比赛主席孔满婷老师.学长您的爱人也是在辩论中认识的吗?

LOVE

图片

■ 

谢宇:我和太太就是打辩论认识的,她是别的学校的,大一的时候来我们学校打交流赛,她就认识我了。我这人呢,首先是个脸盲,其次我有一点社交懒惰,所以当时我并不认识她。

后来到了她大四的时候,天津市搞了一个各个学校都参加的比赛。比赛之后她因为没看决赛,但想要看决赛的视频,但他们队没有。他们队教练来问我,我就去要到了视频,之后发给了她,并且聊了一会比赛。在那个假期我们就聊天越来越频繁,之后就觉得互相都聊得来,接着和大家搞对象差不多,我们就确立了恋爱关系。之后就是见家长,两边都很喜欢,我妈妈特别喜欢她。我妈妈说:“你看,你这辈子的运气应该都用来跟她在一起。”

我们俩是通过辩论认识的,所以现在我们每年结婚纪念日的时候还会搞一个抽奖,抽中了,我们会提供评比赛、辩论的指导课呀。这两年拓展了一些,还有其他的除了辩论的小礼物,像今年我就发现了一套比较好的这个熊猫的摆件用来抽奖。


Q6

6.每一个辩手都是“可爱的灵魂”

问:最后一个问题,带出天大这样一支优秀的队伍,有哪些核心的要点吗?

谢宇:我看了下刚结束的星耀大湾,我们队伍成绩很惨淡,这个问题应该问一下这两年在亚太、华夏杯、海峡赛和星耀大湾都成绩优异的华南理工大学的教练马萌老师(笑)。

我个人感觉就是常规的项目大家都知道。就是你怎么去设置比较好的课程体系,然后你怎么去搞训练。接着,怎么尽可能争取资源然后出去打比赛,复盘啊之类的这些内容其实大家都是比较熟悉的。

图片

我个人其实在天大这个跟队里面,我秉承的理念就是随缘。我们很多的天大的教练在一起聊就觉得应该把所有的辩手当做一个可爱的灵魂。一个独立而自由的人来对待,而不应该把它当成一个辩论工具来对待,这没什么意思,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就是我们一直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和理念。只不过说赶上了人不一样出现的结果就不一样。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理念对了,当真正出现了一批热爱辩论的队员的时候,我们尽可能为他们提供良好的环境和资源,为他们提供培训和指导,很多成长就是顺水乘舟的事了。

图片

 采编: 赵晨涵 


关键词:辩手专稿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